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十八章
          拿起桌上的纸张,古弦轻轻瞥了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成建城,生于1970年。”蹙眉念出声,随后不再往下看。古弦从笔筒执起一支笔,在空白处写上了几个字。

           望着红色的字体,古弦满意地笑出了声,念道:“……死于2014年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败类哪里都有。”把纸张随意一丢,古弦起身,喃喃自语:“竟然威胁云轻,阻止他的梦想,真是活腻歪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听见有车开进来的声音,古弦抱起毛球,走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在别墅门口,古弦看见了云轻,对方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慌乱。

           装作不知情,古弦迎了上去,盯着云轻看了几秒,而后嘴角弯了弯,说:“云轻,你真好看,我要不要对外宣示一下我的主权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自动忽视掉对方的话,云轻说:“古弦,我想回家住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不是已经回来了么?”古弦佯装没听懂,随后一脸恍然:“哦,你是说回娘家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”云轻说:“我想回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要不是手机忘拿,就不会特意过来一趟了,云轻想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好啊,我送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打车回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,万一再碰上不想看见的人呢。”古弦意有所指。

           被戳中心里的事,云轻张了张嘴,缓了两秒才开口:“你怎么知道我碰上了不想看见的人?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一脸理所当然:“为什么不能知道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说:“我身后一直有你的人跟着,对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把毛球放下,古弦去发动了停在一旁的跑车,从车窗探出头,招了招手,说:“快过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踌躇稍许,云轻进别墅拿了手机,随后上了车。

           关上车门,云轻问:“你叫人跟着我?”

           没有正面回答,古弦把油门一踩,这才接话:“要是你不高兴,以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,我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用余光瞥了一眼,古弦安慰道:“好了,不要不开心了,那个人以后再也不会阻碍你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下意识应了一声,回味了古弦说的话,云轻脸上骤然变色:“你去教训他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算是教训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沉默了一会,云轻谨慎地说:“你该不会是……杀了他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古弦回答的轻松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顿时呼吸一窒。

           手心攥出了汗,云轻感到组织语言真是太困难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是很厌恶那人,可想到会背负上一条性命,云轻心中滋味很是复杂。

           良久之后,云轻说:“如果还没有下手的话,就不要杀了他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不理解:“为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是想替我出气对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在清除你梦想道路上的小小障碍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不觉得跨过这个障碍会更好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跨过了,障碍也会阻止别人在这条梦想道路上前行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如果,我把障碍扫在一旁,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在这条路上狂奔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古弦思考着:“这样的确是更解恨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就留他性命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这么说,云轻你是打算考精算师了对吗?”古弦蓦然高兴了起来,松开了方向盘,作势要去搂抱:“明天就来古氏企业工作吧,我一定会尽所有资源培养你!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脸色一变:“好好开车!”

           被安全带挡住,古弦悻悻收回了手。

           垂眸,云轻嘴唇微动,发出的声音微不可闻:“我果然还是想……”末了叹了一口气:“古弦,谢谢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车子平缓行驶,在市内拐拐绕绕,一个小时后,云轻看见了阳台熟悉的植物。

           既然已经到了家,赶人走总是不好,云轻邀请道:“上去坐坐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把车停进车库,云轻带着古弦上楼。

           门从外面被打开,正在拖地的顾芸芸抬起头望了一眼。在看见进来的人后,她的神情由狐疑变成了惊喜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是云轻和女……小弦啊,来来来,进屋坐,刚才在拖地,小心地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热情的把两人迎进屋,然后找了个借口把云轻拖到一边,满脸震惊:“儿子你被发现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他是来找碴的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云轻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一脸“我懂了”的表情,拍了拍云轻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:“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。我的儿子女儿,都是招人喜欢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说:“他送我过来,吃过饭就走,我就住在家里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咦?你们没谈拢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妈,你别管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管。”顾芸芸佯装抹了把泪,说:“儿子长大了,我这个当妈的也管不了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着急:“妈,我帮你做饭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行啊。”顾芸芸挑起细细的眉毛,说:“你爸今晚不在家吃饭,煮三人份的饭就行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打开冰箱盘算了下晚饭大概吃些什么,随后拿着食材进了厨房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给古弦端了茶,把剩余的地快速拖完,望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儿子,带着笑脸凑到了古弦的身边。

           客厅不停有笑声入耳,云轻默默的张罗着晚饭。

           做了丰盛的一桌菜,香味飘的老远。

           饭桌上,顾芸芸不住给古弦夹菜:“多吃点啊,不要客气,这里也是你家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碗被菜堆满,古弦把一半的菜夹去了云轻碗里,一边夹一边笑着说:“是妈你太客气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一家人嘛。”顾芸芸捂嘴笑着,蓦然脸色一变,说:“哎呀,我想起来客房还没收拾,家里也没多余的床单什么的了,要不……”各自睨了两人一眼,呵呵笑了起来:“小弦你晚上就将就一下,和云轻一起睡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筷子徒然顿住,云轻说:“他等会还要回去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嗯,我本来是打算吃过饭就回去的,妈她太热情,我盛情难却,想想今晚还是留在这里算了。”古弦对云轻勾了勾唇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“……”我怎么从你脸上没看到一丝原本打算回去的影子呢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小弦你要是不忙,就留下来多住几天吧。”顾芸芸笑的灿烂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妈你真是太热情了,我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”古弦也附和的笑着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“……”其实你们之前在客厅就商量好了的对吧。

           早知道会变成这样,就不邀请你上来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也换上笑脸,云轻朝古弦碗里夹了一大块几乎全是肥肉的回锅肉,笑眯眯地说:“多吃点,不要客气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餐厅里,一顿看似和谐的晚餐正在进行中。

           夜深,云轻洗完澡,回房看到床上鼓起一大块,吓了一跳。

           几步过去把被子猛地掀开,云轻拧起眉头:“古弦,你会窒息的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这里面都是你的味道。”古弦攥紧被子一角,用力嗅着,意犹未尽地说:“你在我的床上待的时间太短,我还是喜欢这里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咬牙,抓起枕头狠狠一丢:“变态!出去睡吧你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妈说了我们要一起睡。”把枕头放下,古弦拍了拍柔软的床,一脸期待:“云轻,快上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瞥了一眼隔间,云轻没理会古弦,径直走过去打开门,然后横上门栓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忙跳下床,过去拍门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云轻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快开门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云轻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开门开门开门!”

           任凭古弦如何敲门求开门,云轻都当做没听见,不予理会。

           于是这一夜,两人谁都没睡好。

           第二天,顾芸芸准备好早餐,看见云轻和古弦各自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,手中拿的碗筷差点没抓稳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小心!”云轻忙上去接过碗筷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看了一眼云轻,又看了一眼古弦,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      早餐的时候顾芸芸一直盯着两人看,连碗里的粥不小心被筷子挑出来了都不知道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妈,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。”云轻被看的发毛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们昨晚……”顾芸芸犹豫了一下,说:“……那么激烈?没伤到哪里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激烈个鬼啊!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”云轻说:“妈,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听我解释,等等,那么大的拍门声妈你没听见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一脸正义:“哦,我没听见啊,为了不打扰你们听见一些有的没的,我很早就睡着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听完这句话,古弦立刻夹了一个包子给顾芸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