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十六章
      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猛然惊醒,豆大的冷汗沿着额际流下。

           好真实的梦。

           抹去额头的冷汗,云轻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           手机上赫然显示一条短信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哥哥,我还是不回去了,我可是处于恋爱中的女人啊。你和你老公也好好恋爱吧么么哒。

           望着这条短信发呆,云轻怔忪了半晌。

           心思杂乱,翻身下床,不小心把脚扭到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你起来了。”古弦推门而入。

           迅速调整好僵硬的面部,云轻露出了一个难看到极点的笑容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毛球饿了,我们去吃早饭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和梦里说的话,没什么差别。

           平缓了下心情,云轻想走过去,一抬腿,剧烈的疼痛却让他迈不出那一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古弦的神情染上担忧,他上前拉住云轻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垂下眸子,不敢看古弦的眼睛:“……刚才不小心扭到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古弦把云轻打横抱了起来,语气中是不正常的温柔。

           被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,云轻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。低垂的睫毛盖住了忐忑不安的情绪,他想把视线挪到古弦脸上,又怕从对方的表情里察觉出异色,想看又不敢看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我好爱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不给云轻开口的时间,古弦低头覆了上来。他的手靠在云轻的后脑勺上,手指捻住几缕发丝,暗劲一使,假发便脱离了开来。

           感到头上一松,云轻脸色一变,忙推开古弦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睨了一眼手中扯下的假发,一脸无辜:“老婆,这是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还没有从梦境走出来就堕入残酷的现实中,云轻的手在被子里抖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假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戴假发呢?”古弦看向云轻凌乱的头顶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的发质不好,剃掉了,打算让它重新留长。”云轻的心越跳越快,声音也没来由的颤抖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古弦欺身压上,一边亲一边乱摸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围绕在周围,云轻暗叫一声糟糕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别、别、别摸了!”云轻被吻的气喘连连,奈何不知为什么,他一丝力气都使不上来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抬起头,细碎的发丝垂在云轻脸上,如墨的黑眸染上笑意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摸?难道说——”古弦的语调因为他的动作而随之上扬:“是不想让我摸到这个?”

           下身徒然被握住,云轻脸色骤变。

           完了,被发现了!他是不是要杀了我!?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你说我是把你挖个坑埋了好,还是剁了喂给狗吃?”

           森冷的字眼让近在眼前的笑容显得异常可怕,云轻浑身都紧绷起来,额头上爬满冷汗,睡衣也被冷汗浸透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他真的要杀了我!

           卧室里的温度仿佛降到了零度以下,云轻全身宛如置身于冰窖。

           原来那个梦是有预感的,他真的要杀了我!

           就在云轻以为下一秒会被对方杀掉的时候,古弦的目光又突然变得凄楚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爱你啊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这样对我,我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才好……对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仿佛想到好办法一样,古弦把云轻拽了起来,不顾挣扎把他拖下了床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里!?”对死亡的惧怕早已传遍了四肢百骸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头也不回,声音轻的像摸不着的风一样:“带你出去散步,培养一下你对我的感情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蛮横的在地上拖着走,毫无意识自己的举动让对方遭受了多大的痛苦。

           这是散步!?这是打算把我拖出去杀死吧!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痛的要死,紧紧咬住下唇,不让自己泄露一丝痛苦的声音。他怕惨叫一溢出嘴,大脑仅剩下的理智会立刻崩溃。

           这时,不知情的大猫从一旁钻了出来,在看见主人脸上宛如修罗的神情后,它下意识后退了两步。

           视线一斜,古弦换上一副柔和的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 手蓦然松开,云轻重重地跌在了地上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朝大猫伸出了手:“毛球,来,主人带你去吃早餐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是想杀了我让猫吃掉吗!?

           无止境的猜测,早已濒临崩溃的心理防线终于在此时完全溃散,云轻大叫一声:“够了!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猛然回头,怔怔望向云轻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是,我是欺骗了你,可这都是为了你好。”带着啜泣的声音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为了我好?”古弦的眸中亮了一下。

           突然,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本想直接挂断,视线瞥了一眼显示的名字后,又把手指滑向了另一边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走到房里,把门一关,这才把手机贴在耳边:“你还没死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呵呵,我的性命就不牢你记挂了,我倒是很想知道,和你结婚的那个男人,现在是不是尸体都凉了?”手机那头的人虽语带笑意,却让人听不出丝毫温度。

           仿佛冷静了下来,古弦的语气平静无比:“白少轩,以前我身边的女人你都要染指,如今这人你是没机会碰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没机会碰的意思是……他已经死了?”白少轩连连咂舌:“他可是准精算师,一次性考过八科的准精算师!你舍得这么杀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缄默。

           等了半天也毫无反应,白少轩以为他是默认了,语气中是止不住的可惜:“要是子轩早点发现就好了,不然我也不会现在才查他的底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准精算师又怎样?全国一千多人。”古弦终于搭了话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真没眼光。准精算师有一千多,精算师国内才两百多。”白少轩冷哼一声,说:“能在三十岁前拿到精算师证的都是天才,云轻才二十二岁,他大学的专业和金融数学沾不上一点关系,毕业后一次考试就成为了准精算师,你总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保险行业才会替他可惜吧,你我两家都没有保险公司,你这么在意做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精算师是只为保险公司服务的吗?你是不是忘了古氏企业的精算师?”白少轩的音调蓦然拔高:“不可惜的话就放你家的精算师跳槽啊,让他来我白家,我立刻给他总经理的职位!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徒然笑了起来,他极为认真的叫了一声:“白少轩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干嘛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说的越多,你就越觉得可惜。云轻现在在我身边,你是不是很想把他弄走?”

           明白古弦刚才的话是想要使自己情绪激动,白少轩徒然脸色一沉:“那个男人他没死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他是我的爱人,我怎么会伤害他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呵呵,古二少爷,你转性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性别是什么玩意儿,能吃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白少轩气急,狠狠挂断了电话。

           忙音顿时响起,古弦不在意地笑了笑。

           趁着古弦不在,云轻吃力而又缓慢的朝墙角挪动,他想借助墙壁让自己站起来,没想到的是,古弦没多久就再度出现在了视野内。

           咬着牙齿,云轻脸上一片隐忍之色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的脚步声和他的说话声同时响起:“你刚才,说什么为了我好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本想把重生的事说出来,骗古弦说他会在一年后死去,以保护他的名义留在身边做借口,以求保住性命。

           转念一想,这幅说辞起到的效果,只会是更加激怒古弦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豁了出去,坦然抬眼,一脸视死如归:“我妹妹不喜欢你,所以我代替她结婚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还不如直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这是为了我好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勉强云清和不喜欢的人结婚,你们不会幸福,这确实是为了你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她不喜欢我,不愿和我结婚,你代替她结婚……你喜欢我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别误会我喜欢你,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!”云轻莫名的激动起来:“一直说爱我的人其实想害我家破人亡,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!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仔细注视着云轻的眼睛,仿佛想从他眼中探出个虚实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不禁捂住了嘴。

      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双方都不说话,僵持之下的气氛再度降到冰点。

           缄默良久,古弦嘴角一弯,漆黑的眸子也随之弯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结婚前你家遭遇了经济危机。这么说,为了挽救现状,你家是把你卖给我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为、为什么笑了!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吓了一跳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。”古弦凑了过去,在云轻身旁坐下,抬起他的脚,轻柔着受伤附近:“你嫁过来确实是为了我好,云清性格和我不和,即使嘴上告诉自己要喜欢她,可是怎么都喜欢不上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这又是哪一出?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我喜欢的是你啊。”说着就高兴了起来,古弦搂住云轻的脖子,不停在他耳边呢喃:“云轻,云轻,我爱你。云轻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消散不见,云轻紧绷的神经也下意识缓和了些,可对方突如其来的表白却让他一头雾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不是因为我是男人生气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为什么你是男人我就得生气?”古弦抬起头,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:“我知道你心中藏有秘密,昨晚去查了一下,查出来你为了一个男人和家里决裂。既然决裂了还代替妹妹嫁过来,我以为你是想接近我,取得我的信任后窃取古氏企业的资料,然后帮助那个男人整垮古氏企业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听的目瞪口呆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在云轻额头落下一吻,眉宇间皆是笑意:“没想到你的秘密那么纯情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抬了抬手,被忽视的痛楚顿时传遍全身,他难受地拧起眉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云轻,谁把你弄成这样的?”古弦紧张的查探他的伤势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不就是你吗?”云轻的声音轻轻的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伤害你?”古弦恍然:“地板太硬了,我叫人把家里都换成地毯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这个人,他没意识到是他的举动把我弄伤的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震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