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十二章
          云轻这边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配合就好。”为首的男人说道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会好好配合的。”才怪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用余光打量周围的环境,发现置身于一个废弃的仓库中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量你也不敢怎么样!”

           那三个男人警惕地望了云轻一眼,见云轻面露畏惧,像是放心一般大笑着走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仓库的上方有一个小型窗户,云轻用目光比划了一下,觉得自己能从那里钻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扯了扯手腕,绳子太粗把手腕勒出了印子,再猛的一挣,居然挣脱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从那三个人身上并没有传来强烈的压迫感,说话也有些拘谨,就像是故意演出来的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 虽然说一些吓唬人的话,其实那三人根本就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和李涟漪对戏了一整天,被她的演技引导着入戏,紧张的气氛都宛若身临其境。如今那三人的演技太过蹩脚,云轻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想都不用想,这场无聊的绑架肯定是古弦叫人策划的。

           透过门缝偷偷朝里望的三人,见云轻冷静的挣脱,一时间都有些无措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现在还没天亮……咱们要不要发现她挣脱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为首男人拍了一下身旁的人,满脸不争气:“当然不能发现了……谁叫你绑的那么松的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怪他怪他,都是他准备的绳子太短。”那人忙把责任推卸到另一人身上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怪我做什么?又不是真的绑架,一般的人遇见这种情况早就惊慌失措了,要怪就怪她遇事太镇定!”另一人低声抱怨:“咱们又不能弄的太真实,万一真吓住她了,倒霉的还是我们!”

           三人窃窃私语间,云轻把椅子轻轻搬了过去,踩上,从上方的窗户里爬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这时候天刚蒙蒙亮,云轻从仓库跳出去之后,发现周围全是连接在一起一模一样的仓库。

           微明的天空下,仓库一排接一排,浓重的灰尘味钻入鼻腔,这里是废弃的工业区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在仓库间穿梭。

           那三人不敢追过来,交谈之后,决定装作没有发现云轻逃跑的事,并且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古弦。

           越过满是仓库的工业区,云轻到了公路边。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后,来了一辆计程车,拉开车门,云轻扬长而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不急不缓一直静坐着,直到视线内出现了他叫去的计程车,他才站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怎么样,这场逃脱游戏是不是惊险又刺激?”下去接了云轻上来,古弦笑着说。

      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承认了。云轻干笑两声,说:“对,惊险又刺激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这场戏是演给李涟漪看的,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。”古弦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:“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冷静……如果他们装的像一些,你没有看出破绽,你会怎么办?”

           听得古弦话中有话,云轻说:“性命最重要。我会好好保护自己,和对方周转回旋的。昨晚的事也是我太不小心,没想到会发生那种事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的态度很乖巧顺从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说:“你能这样想就好。即使找人保护你,也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他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?特意制造一次绑架,是想提醒我极有可能发生这种事吗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情不自禁笑了起来:“听你这样说,我觉得身处的环境真是危机四伏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嘴角漾开笑容,古弦说:“谁叫我们结婚的事被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云轻欲言又止,不敢多问,于是换了个话题:“我明天还能去拍戏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去。让李涟漪自己解决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公,我接戏其实是替我哥哥接的,他从小就喜欢演戏,碰上这个机会我就帮他拿下了。”顿了一下,云轻说:“我联系上了哥哥,他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的眸子亮了起来:“是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嗯。不过如果他进入演艺圈的话,就不能过来工作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没事,能从事爱好的事情,是一种享受。”古弦说:“即使不能来我家企业工作,出于情理我们也该聚一聚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权衡之后,云轻说:“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乖。”古弦凑过来,在云轻脸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没料到他会这么做,浑身不禁僵硬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心情愉悦,没注意到云轻的反常。

           手机频频响起,古弦都没有理会,直到中午时分,他才接了李涟漪的电话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很不高兴的把绑架的事说了一通:“好在绑匪只图财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。她想去拍戏,我就联系娱乐公司,不用你搀和,你在明面上带她一把就行了。今天发生这种事,我不想再看见你们私下待在一起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李涟漪只好忍气吞声:“好,真是对不起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这时,云轻抱了一只大猫过来。懒洋洋的猫咪蜷缩在他怀里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进房里发现的,它好可爱。”云轻很喜欢猫,不住抚着猫的皮毛。

           猫咪似乎很享受,舒服的眯起了眼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它很喜欢你呢。”古弦挂端电话,紧锁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也很喜欢它。”云轻开心的笑着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它叫汪汪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”云轻不解:“为什么取了这样一个名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刚到家的时候,不管叫它什么它都不理会,直到有一次它听见了大狗的叫声后瞬间有了反应,于是就叫它汪汪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它只是本能的对狗感到害怕而已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”垂下眼,古弦也伸手轻抚猫咪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咪咪?”云轻试探性的唤了一声,大猫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并没有理睬,云轻只好叫道:“汪汪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喵喵——”怀中的大猫蓦然有了反应,害怕一般朝云轻怀里缩了缩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啊,总觉得像猫狗对话诶。”云轻拧起眉头。

           ”哈哈哈……”古弦露出得逞的笑:“老婆,骗你的,你竟然真的上当了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反应了过来,撇撇嘴,把猫咪丢到古弦怀里,说:“你让它给你一个反应看看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毛球。”古弦唤它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喵喵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毛球。”云轻也跟着叫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喵喵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猫咪的毛并不是很长,但是很软,身体蜷起来就是毛茸茸的一团,像毛球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看,它给我反应了。”古弦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猫咪的毛发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不甘示弱:“它也给我反应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叫它的时候,它回应的声音比较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声音比较大又怎样,我叫它的时候,它还看了我一眼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用手指挑起猫咪的眼皮,嘴里碎碎念:“看我看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猫咪显然觉得睁眼是一件很累的事情,眼皮被掀起,它就用眼睑的白膜遮盖住眼珠,一副懒到极点的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虽然你是它主人,可是它似乎更喜欢我呢。”云轻把猫咪抱过来,冲它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。

           猫咪抖了抖耳朵,警惕地睁开眼,抬头同云轻对视,仿佛是在表达它并不喜欢耳朵被吹气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好吧,算你赢了,毛球是更喜欢你,可我对你的喜欢,比它的要多上无数倍。”古弦见云轻耍赖,叹了一口气,一把搂住云轻的腰,然后亲了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 毛球下意识跳到地面,回头望了主人一眼,高傲地迈着步子走远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以为早上的那个吻已经够突然了,没想到还有更挑战心脏的事。

           又是什么事触到他了,难道是刚才的斗嘴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心中记着云清的话,不敢拒绝,古弦见对方像是默许了,愈发加深,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带有凉意的手指触到皮肤,云轻头脑中顿时警铃大作。

           一把推开,云轻满脸赤红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拒绝我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、我、我身体弱……”云轻说话磕磕绊绊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力气大到能挣脱捆绑的绳子,身手矫健到从仓库跳下来还毫发无损……”古弦的笑容里染上一丝危险:“老婆,你真的身体弱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原来绑架还是试探我!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脑海中顿时出现了这个想法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你说的力气大和身手矫健和我身体不好完全是两码事,还记得我上次杀蛇的事吗?那都是情急之下激发了身体的潜能,和我的情况并不一样……身子弱是指心脏方面的问题,不能做剧烈运动,比如过山车和蹦极这一类的项目就永远把我排斥在外了……”云轻急中生智,完全不觉得这个借口能蒙混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在得知能见到云轻后心情异常好,看着云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更是有一种想笑的冲动,反倒不想拆穿他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不管真实原因是什么,古弦都不想再出任何意外,想要做什么,等到见了云轻之后也不迟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知道了,老婆,我相信你。”古弦强忍笑意,说:“晚上有个聚会,你收拾一下,打扮漂亮点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哦、哦,好的。”居然蒙混过关,云轻忙不迭点头。

           掩饰性别这种事,存在理想中的各种想法,果然实际起来并不容易,对方会做什么自己是完全料想不到的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之前把古弦想的太弱智,如今却是觉得该想一条其他的出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