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七章
          脚摔伤,云轻挪动身体,背靠在大坑岩壁之上,才感到好受许多。

           日夜交替,在森林中,云轻只能模糊的感受出一个大概的时间。

           脚踝处的疼痛不断侵袭,动弹不得,再加上被饿得饥肠辘辘,云轻觉得自己正处于濒死之际。

           简直是从未想过的情况,糟糕到极致的处境。

           缓缓挪动了受伤的脚,云轻轻轻碰触了一下,立刻被疼的缩回了手。

           要是骨折了就不好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滴水未进,力气都消耗尽了,好在并没有虫子爬过来,也没有天降一丝雨水。

           似乎已经过去五天了,古弦都没有来过这里,就像是他把这里遗忘了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 他要是真的忘记我在这里了怎么办?云轻心中恐惧了起来。手机没带,难道真要饿死在这个鬼地方么?

           好饿好饿好饿,我真的好饿。

           情不自禁的念叨了起来,云轻竟然唱出了声音:“好饿好饿好饿,我真的好饿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上方很远处,响起了一模一样的歌词,和云轻气游若丝的声音截然相反,那歌声清脆悦耳,宛若黄鹂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听见歌声,腿不禁抽搐了一下,痛的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喂?”歌声停止,响起的竟然是古弦淡淡的声音:“不是说了不要打电话吗?死人妖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刚才的歌声,居然是手机的铃声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他在这附近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吃力抬起头,大坑上方的那一隅天空被树木的枝杈遮蔽,在边缘一棵树上,隐约能看见衣摆的一角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古弦!”云轻扯起嗓子叫道。奈何他被饿了太久,之前也叫过很多次,如今嗓子早已干涩的不像话。这声叫喊在坑内环绕,根本就没飘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,古弦从树上跳了下来,大坑上方出现了他的身影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你叫我?”古弦笑的人畜无害: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帮忙?先把我弄出去,然后你自杀,这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。”云轻的声音很低,但他知道对方肯定听见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的脚是不是摔伤了?疼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假惺惺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别这么说嘛,好歹我在树上守了你五天五夜诶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想起之前的确听见过细碎的声音,当时云轻还以为是鸟弄出的声响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五天没吃东西了还真有点饿……老婆你别急,我马上去叫人,你等我一会。“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有点不明白古弦这个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一边说着“我爱你”一边做出伤害对方的事,造成当下处境的不正是他这个始作俑者吗?

           可是他完全忽视了自己是始作俑者这件事,脸上的担忧神色一览无遗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很快叫来了人,把云轻从大坑里救了出来。

           浑身没力气,手脚都软的不像话,云轻在被注射了一管葡萄糖后,虚弱的状态才好转很多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你脚只是扭伤了而已,没什么大碍。”古弦蹲下/身,细心的替云轻上着膏药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不要碰我。”蹙起眉头,云轻视线中充满了不近人情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都把你救出来了,还不原谅我吗?”浮上一抹无辜,随即又换上一副恍然的神色,古弦说:“哦,老婆你说过还要我自杀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放下膏药,起身,古弦拿起桌上果盘里摆放的水果刀,神态自若地抽出刀柄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!?”云轻被吓到了,古弦脸上的表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一直待在云轻身边,连被鲜血染脏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。

           肩上的伤口早已凝固,衣服上的血色也变成了暗红。

           手指一绕,水果刀在手上转了一圈,古弦握住刀柄,朝肩头伤口处刺了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微微张大了嘴,什么声音都发不出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如果就这么死掉,我怕老婆会后悔。”瞥了一眼再度涌出鲜血的伤口,古弦笑着说:“为了不让老婆后悔,就先让伤口无法愈合吧,让你有足够的时间思考我要不要去死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这场景令人心颤,云轻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人,不知该作何抉择,嘴唇颤抖了稍许,终是吐出了几个微弱的字眼:“我原谅你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听到了原谅的话语,古弦把刀抽了出来,鲜血汩汩流出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有些为难地拧起眉头,手抹了一把鲜血,自言自语:“老婆不要我死了……伤口好痛,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云轻尖叫一声,彻底崩溃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意识渐渐消失,又渐渐显现。

           刺鼻的消毒水,云轻难受地吸了吸鼻子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醒了!”激动雀跃的女声,是顾芸芸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妈……”睁开眼,云轻唤了一声。

           病房里只有云轻和顾芸芸两人,云轻环视一圈,窗外是熟悉的建筑,居然当下身处A市的某医院中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打你手机一直显示关机,可把我给急坏了。”顾芸芸叨叨起来:“我知道你们可能是在渡蜜月中,可是一直关机,我就茶饭不思了,老是以为你被古弦发现是男的了。跑去小岛找你,谁知古弦竟然一身血的过来见我,当时真是吓坏我了!儿子,你们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欲言又止,半晌才吞吞吐吐开口: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难道他真的发现了?然后你们打架了?”顾芸芸急急猜测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没被发现啊妈……”云轻勉强支起身子,瞅见身上的病服,说:“妈,这是谁帮我换的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当然是我了。”顾芸芸仍在追问:“真的没被发现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你脚受伤了,身体还那么弱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在岛上有一片森林,我和古弦去散步,不小心扭伤了脚,很久才回到岛心庄园。”云轻说的是实话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那他肩上的伤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被蛇咬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咂舌:“我看流了那么多血,肯定是很大的蛇吧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云轻垂下眼睑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他家没有那么多苛刻的规矩,这段时间你就在家休养好了——又不是古代,非要住在老公家里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求之不得:“好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对了,你妹妹还没回来,等你伤好了,就去学校替她领毕业证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。”云轻下意识摸来摸去:“妈,我的手机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在这儿。”顾芸芸掏出云轻的手机,递了过去:“我帮你充好电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接过,点头说:“谢谢妈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先休息吧,我去外面买点热粥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说完,走出了病房。

           门被合上,病房内寂静了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登上即时在线联络软件,顿时一条云清的留言提示跳了出来。时间显示是昨天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哥哥,你头像灰了好几天了,难不成也给我弄了设置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连忙回复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云清,你在吗?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怎么了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我差点被古弦害死了,他就是个变态!你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,难道就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吗?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没有啊,他很正常。怎么了,他对你做什么事了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和云清感情很好,从小发生什么事两人都一起商量着解决,云轻一五一十的把在岛上发生的事告诉给了云清听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半晌没回话,云轻焦躁的刷着论坛,等了好半天,才接到云清的消息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居然让我见到活的病娇了……二次元很萌,三次元真的很可怕哎……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这就是你以前和我说过的病娇?太可怕了,我承受不了!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他肯定是小时候有心理阴影才变成这样的,哥哥你替他吸血的事,可能是触动了他心底的东西吧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不要用这么冷静的语气分析……我很害怕啊啊啊!可是还必须以他老婆的身份去生活!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虽然我觉得可怕,但哥哥你一定不能够害怕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有对策?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当然有。以后古弦说什么你就做什么,不要和他作对,让他不要发病就行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……那万一他非要同房呢?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那就只能让他发现你的性别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不要用这么轻松的口气说话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好吧,哥哥,其实我觉得你可能一辈子都甩不掉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