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四章
          替婚的事已经确定,云轻打算抓紧为时不多的几天时间,做好婚前的准备。

           第二天,云轻装扮好,想去公司走一趟,试试自己的换装会不会被熟悉的同事认出来。

           以云清的身份走进公司,说“哥哥”出了车祸,情况很严重,询问能不能延长请假时间。

           人事部的同事是个中年大叔,见美女同他搭话,一直把目光放在眼前人脸上,拍着胸膛说:“没问题!如果还延长时间,领导那边我去说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谢不谢,等你哥哥上班了,你可要记得经常给他送一些补身体的汤水过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中年大叔和云轻不是一个部门,工作上没有交流平日里也没打过几次交道,偶尔在楼道间的擦肩而过不足以让他记住云轻的长相,但那些与云轻共事过的同事全都沸腾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是云轻的妹妹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他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我们怎么不知道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哎呀那小子真是的,有妹妹竟然不介绍给我们认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叽叽喳喳的声音环绕在周围,都是平时一起聊天打屁的同事,见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,云轻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

           离开公司,一抬头,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匆忙赶回家,没想到被一直守在楼下的游子扬截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云清,你哥哥在家对吧?求你让他见我一面!”游子扬撑着伞,伸手拉住云轻手腕,眉宇间满是遗憾和后悔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厌恶地瞥了游子扬一眼,没回答他的话,而是锁起了眉头,说:“你堵在这也没用,别再来我家了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家现在情况不太好,资金周转不过来,只要你让我见云轻一面,我可以帮助你爸爸的公司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帮助!你死心吧!”

           为了见一面,连帮助的话都说出来了,云轻不敢相信见面后游子扬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。

           拉扯间有雨水滴在脸上,云轻害怕被雨水花了妆,使劲一挣甩掉游子扬的手,扭头就钻进了楼道。

           擦肩而过时游子扬眼中毫无掩饰的怨恨被云轻收入眼底,回想起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,云轻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。

           断了他见面的心思,游子扬不会打算报复吧?

      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要提前做好应对了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天,云轻四处调查游子扬和他亲戚名下企业的消息,晚上,就在家同顾芸芸学习化妆。

           春意未褪,丝丝小雨弥漫,天空朦胧,这样的天气持续了几日,待得周末,却是朗朗晴空,经过洗刷的碧蓝天空澄澈一片。

           一大清早,云家三口汇集在客厅。

           云宇担心云轻暴露身份,目光放在他身上,满是担忧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叮嘱云轻一些注意事项,云轻乖乖坐在沙发上,安静的聆听。

           祥和的氛围没持续多久,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接了通话,交谈几句后挂断,随即朝云宇和云轻分别抛了个眼神,示意他们该动身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楼下停着一辆豪华轿车,一身正装的管家伫立在一旁,目视着朝他走来的一家三口。

           管家鞠了一躬,打开了车门。

           坐在后座的云轻有些拘谨,手攥着裙摆,头微微低着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 车开离了A市,渐行渐远。

           行了半个小时,车稳稳的停下,云轻这才把头抬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远处半山腰中一座别墅若隐若现,而所在之处,一架直升飞机立在一边,放眼望去宽敞一片,像是一处私人停机坪。

           直升机的螺旋桨转了起来,几人依次踏了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 机舱内无人说话,静谧的环境让云轻没来由的紧张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直升机在高空中平稳行驶,过了许久,最终降落在一座海岛上。

           古源是A市首富,其富有程度在全国也能排前几。海岛面积不大,被古家斥巨资买下,成了私产。古家人偶尔无事会过来度假,平时只有负责打扫的人居住在岛上。

           空地处站着一个男人,男人身姿挺拔,五官精致,云轻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眼一斜,把云轻拉在身后,伸手捂嘴,笑着说:“呵呵,让管家带我们过去就行了,还劳烦女婿你大老远过来接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妈,你说这种话就见外了。”男人正是古弦,他一脸笑意迎上前,同顾芸芸和云宇打了招呼,睨了一眼被拦在身后的云轻,说:“云清,好久没见到你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哎,我不是说过,你们结婚前都不能联系的么——所以她不能和你说话。”顾芸芸忙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明天就婚礼了,妈你不要这么苛刻,我还想带云清逛逛小岛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是苛刻,这是家规,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可不能轻易改变。”竖起一根指头摇了摇,顾芸芸说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挑了挑眉,没出声。

           管家把一行人带离了停机坪,在小岛中央的庄园前停下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用了同样的借口,云轻被带领到岛心庄园内一所别墅房间内,和其他人分离开来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一直待在房内,百无聊赖中手机蓦然有提示,他点开一看,是云清回复的留言——哥哥,我冷静下来想了想,我不喜欢古弦,不然我也不会觉得愤愤不平。我是不会回去的,你就以我的身份好好生活吧,至于被发现的事,呃,弱弱说一句,被发现是迟早的……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连忙回复消息:你好好散心吧,不过为什么料定我会被发现?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你又不是真女人,被发现当然是迟早的事。对了,我在旅途中认识了一个人,总算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了,才认识没多久我就想嫁给他了!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……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你不是分手了吗?哥哥我跟你说,忘掉上一段恋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,古弦他人长的帅家里又有钱,要不你就跟他假戏真做了吧!

           云轻:……啊?

           处于一头雾水中的云轻,完全没反应过来妹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我是说你俩凑一对算了。其实你喜欢男人的事,我和妈妈都不介意的,只是游子扬那个人真的不行,直觉告诉我他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。而且家里投资的事情就是他的亲戚介绍的,你想我们怎么可能会接受他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沉默了稍许,云清的消息又发送了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我说你跟谁在一起都行,就是不能和他在一起,可是哥哥你不听,坚持认为我歧视你是GAY这件事,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我很无语哎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事已至此,哥哥你就硬着头皮往前走吧……男人最主要的是人品,人品不好的家伙你快点忘记他,你都替我结婚了,那么就顺便替我爱上古弦吧!

           云清:好了就这样了,我还有事,不和你说了。对了,爸妈那边哥哥你要多帮我说几句,就说他们逼婚我很伤心很难过,一点也不想回到A市这个伤心地,只有时间才能抹平这种伤痛……我下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事情的发展怎么和上辈子有些不一样了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的视线停在角落处,良久都没有挪开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一直以为家人都很反感他是AGY这件事。

      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,云清只是单纯讨厌游子扬那个人而已,如今竟然还叫他假戏真做。

           心里的感受说不上来,云轻维持着一个姿势,呆呆望着角落。

           门被轻轻叩响,外面的人试探着转动了一下把手,见没有反锁,径直走了进来。

           进来的人是顾芸芸。

           顾芸芸说的话云轻都没听进去,直到她离开了很久,云轻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——你妹妹不喜欢他我是看出来了,可是你爸没看出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——你妹对他有好感,我觉得感情是可以培养的,所以才叫她去结这个婚。

           ——如果你的身份被发现,就看你们之间的感情吧,我倒是挺喜欢古弦的,做不了女婿当儿媳也不错,呵呵呵。

           ……什么意思?

           对于替婚的事,妈妈没怎么犹豫,是因为她也觉得可以……假戏真做?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觉得头脑快成一团浆糊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上辈子难道云清在外面碰到的男人是个渣男,所以回来之后愿意试一试培养感情?

           我怎么可以抢云清的老公呢,不行,我一定要好好隐瞒,等她回来把身份还给她。

           一年时间,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整垮游子扬!

           终于理清了思绪,云轻站起了身。

           拧动门把手,云轻想出去走走透透气,在同一瞬间,门外另一边的把手也被握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以为还是顾芸芸,下意识松手,没想到门被打开后,出现的竟然是古弦。

           淬不及防被下了一跳,云轻急中生智开口:“不是说了婚礼之前不能见面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啊,我记得,可是这里是我的房间,难道忠叔把你领错房间了?”古弦侧过脸,嘴角的笑容意味不明:“刚才我们同时开门,真是心有灵犀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不着痕迹后退了一步,扯开笑容,说:“太有默契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你可不能辜负我的这份心意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辜负?”云轻以为对方指的是见异思迁,说:“怎么会,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,我的意思是,你不要轻易变成死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