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
    眼见气氛在瞬间凝结,顾芸芸忙用力拍了云宇一下,冲他吼道:“你在乱说什么呢!儿子他只是替家里着想而已!我倒觉得儿子的这个做法可行,反正两人是孪生,身高长相都差不多,现在能挽救家里状况的就只有结婚了!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 “游子扬不要脸的找上门来求复合,明显就是两人吵架!”云宇剐了妻子一眼,扭头望向云轻,说:“你为了他宁可不进这个家门,今天突然回家还真是令我惊讶,你说,打算替云清结婚,是不是想着气那个游子扬?”

     云轻被父亲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知子莫若父。

     如果云轻没有重生,在上一世的这一天和游子扬吵架闹分手,回家后发现家里的这些事,他也会做出替妹妹结婚的决定,不过出发点是为了气游子扬。

     毕竟上一世他就做过这种类似的事。

     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云轻说:“我不是抢妹妹的老公,只是当下家里的情况不容乐观,所以才出此下策而已。我打算伪装成妹妹,名义上还是她结婚,等她想通后回来了,再由她继续那个身份。爸,你冷静下来,心平气和的想一想,这真的是现在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虽然云轻是有私心,但对当下来说,借高利贷是万不得已的决定,他相信父亲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 静立了半晌,云宇沉默着和云轻对视,末了,他一挥手,万般无奈地说:“你让我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见父亲有松口的意思,云轻看到了希望,说:“爸,你好好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 顾芸芸忙拉着云宇走了出去,说:“儿子也烦着,你就别搁在那里碍眼了,走走走,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 走出房门,顾芸芸回头,细心把门掩好,这才踩着拖鞋离开。

     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就算父亲不答应,云轻也执意要去结这个婚。他就不信,一身女装以妹妹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父亲会当面揭穿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 如果云清知道了自己竟然结婚了,定会回来看看,至于她得知这个消息,就不知是何时的事了,按上一世来看,最晚一年,她也会回来。

     一想到父亲之前的话,云轻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抢妹妹的老公?

     云轻和云清的房间连在一起,中间间隔的墙壁上被打了一个洞,嵌了一扇门。云轻不用出房门,通过自己的房间,拧开中间门的把手,来到了云清的房里。

     打开衣柜,一股浓烈的樟脑丸味道涌入鼻腔,粗略一数,竟然有二十多颗。

     看来云清是打定主意离开家很久了,云轻想着,拿出了妹妹的几件衣服,穿过隔间,回到了房内。

     捻起衣领,打开电脑,云轻把衣服的牌子输入到淘宝里。

     在弹出来的众多衣服图片中,一件件搜寻,云轻找到了穿有手中这件衣服的模特图片。

     照着这个方法,云轻选了好几件衣服。

     提交订单的时候,看到付款地址,云轻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迅速关掉当前页面,云轻重新申请了一个淘宝号,见到要手机验证,不由得又头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干脆等明天再买好了。这样想着,云轻关了电脑。

     挑衣服挑了很久,已是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 云轻推开房门,客厅一片漆黑,父母的房间自门缝中隐约透出几丝光亮,还时不时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 蹑手蹑脚去洗漱,身心俱疲的云轻,没过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一觉无梦到天明。

     车祸后,游子扬替云轻在公司请了假,云轻并不急着回公司,他打算在家里多待几天。

     翻身起床,云轻本不想打扰父母休息,没想到他们竟然起的比他更早,甚至把早饭也做好了。

     不出所料,云宇同意了云轻替婚的决定。

     云宇说:“不知道你妹妹现在在哪里,手机也不接。云轻,你们玩的那些东西我不会,在网络能联系的那个叫什么?你去跟她留个言,说不定她哪天看见了,就决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云轻嘴中还塞着鸡蛋,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吃过早饭,云轻出了门。

     买了一个新手机,云轻鬼使神差的来到商场,对着眼前眼花缭乱色彩缤纷的女装,心里一下子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虽然确定自己是个受,但云轻并不是伪娘,也没有异装癖,想到以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要戴假发穿女装,突然觉得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 愣在一家专柜前胡思乱想,导购员见有人对着衣服发呆,欣喜的迎了上前,挂上一个职业化的标准微笑,说:“欢迎光临,进来看看吧,帅哥,是要送女朋友礼物吗?”

     被导购的声音唤回了神智,云轻随着她走了进去,胡乱应道:“啊?哦,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帅哥,你女朋友一般穿什么码的衣服?喜欢什么风格?这边是新上的夏款……”

     这么麻烦?不都是看中了就直接买了么。云轻扭头望了望,硬着头皮挑了挑,买下了一件长裙。

     回到家中的云轻摸着柔软的裙子,倏然间心头涌上一阵莫名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 二十二岁一直没有变声过,声音仍是偏女声的少年音,喉结不怎么突出,体毛也并不旺盛。

     兄妹俩是孪生,云轻身高一米七三,云清一米七,三厘米的差距并不是很大,两人看起来差不多高,身形也差不多,云轻扮妹妹的话,或许还真不会有什么人发现。

     愣神了片刻,云轻打开电脑,设置好淘宝账号,买下了和云清一样的衣服,还挑了一顶长款假发。

     在房内倒挫了许久,云轻扭扭捏捏地挪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 云宇处理经济上的事情不在家,顾芸芸见到儿子穿着长裙,不由得愣了稍许。

     “儿子你……是认真的?”顾芸芸说。

     “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有些不好意思,云轻摸了摸额前的碎发,挡住了半张脸,说:“妈,你帮我修个眉什么的吧,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顾芸芸做了个稍等的手势,随后把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尽数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母子俩在客厅忙活着,突然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 顾芸芸起身去开门,拎着一个袋子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妈,你拿的是什么?”云轻手捧镜子,龇牙咧嘴做着各种怪表情。

     “是你买的东西吧?”顾芸芸把假发放在桌上,说:“是假发,那人是店主,他说看地址不是很远,正好也不忙,就坐着电瓶车过来送货上门了,还叫你快些确认收货。”

     云轻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顾芸芸平时不忙,练得一手好化妆技术。经过一番装扮,云轻像改头换面了一样。

     刘海斜斜散下,眸仁大而有神,双颊红里透白,刚毅的面部线条被粉饰,五官柔美秀气。

     看上去就是一个身材高挑但胸部发育不良的美女。

     顾芸芸盯着精心装扮过的云轻,开始絮叨起来:“小时候我就把你打扮成女孩子,带出去别人还以为我生的是双胞胎女儿。”

     云轻哭笑不得。明明是被迫做出的决定,母亲却并没有太多担心,目光中还闪耀着一种不明的神采。

     “你妹妹小时候要是没生病推后两年才上学就好了,这样你们就能读同一所小学,升同一所中学,大家都以为你们是双胞胎姐妹,除了我们以外谁都不知道你是男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 “妈……”云轻制止住顾芸芸越跑越远的思绪,打开电视,随便调了一个台,见放的是母亲爱看的古装剧,岔开了话题,说:“你忙了半天,看会电视休息下吧。”

     顾芸芸视线一瞥,双眼立刻放光,手一抬,指向电视剧中正在说话的女人说:“她就是李涟漪,你妹妹的那个朋友!”

     云轻随着母亲的视线望去,李涟漪扮演的角色像是受了委屈,眼睛一眨,一滴泪便滑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 对电视剧向来不怎么感兴趣,云轻附和了顾芸芸几句,看了半晌,觉得索然无味,掏出手机,手指在屏幕上滑动起来。

     给云清写了一条避重就轻的留言,云轻又仔细看了一遍,这才点了发送。

     “啊,对了。”顾芸芸见儿子在玩手机,也拿出手机,说:“你记下你妹妹老公的号码,13512345678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号码输入到一半,云轻忽的抬起头,问:“我需要给他打个电话么?”

     顾芸芸摆摆手,说:“别。婚礼就在这周周末,为了避免出差错,在这之前你都不要和他联系,我会给他们家说一下。借口我都想好了,就说我家的家规是结婚前一个星期双方都不能联系。他家好像很中意这门婚事,那么我提的这个小小要求一定会被满足的吧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云轻说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“古弦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 云轻存好号码,回房换了身衣服,刚把假发取下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 亮起的屏幕上大喇喇显示的名字正是古弦,犹豫了稍许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虽然顾芸芸刚说过不要和对方联系,可新换的手机,云轻倒是很好奇他是怎样知道自己号码。

     “喂?”云轻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 “云清,你换号码了怎么不告诉我?还是你母亲刚才告诉我的。”古弦的声音带着轻松和愉悦:“哦,对了,以后我得改口,称呼你母亲为’妈’了。”

     捏着手机的手一紧,云轻说:“手机坏了,刚换的新手机。”

     不知道之前云清和古弦是用什么语气对话的,云轻也只能尽量应付,为了不让对方意识到什么,他的声音中也洋溢出喜悦的意味。

     “存我的号码了吧,联系人写的什么?不要写我的名字,写老公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可是我们还没结婚啊。”云轻看似随意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妈说这是我们婚礼前最后一次联系了,不能见面也不能通话,既然如此,就让我提前感受一下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呼嘛。”古弦改口倒是很快:”来,老婆,叫一声’老公’给我听听看。“

     云轻一愣,突如其来的话语令他招架不住,显然他还没做好叫一个陌生男人为“老公”这种准备。

     不知怎么接话,云轻下意识挂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 ——啊不好意思,上次我的手机电量过低自动关机了。

     如果之后古弦问起来,就这么说好了。

     听上去很拙劣但还真是个不错的借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