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二十一章
          玩了几把牌,云清一直连胜,激的她兴致高涨:“继续继续!”

           这一玩就玩到了深夜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云轻放下牌,朝几人示意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快去快回!”云清挥手。

           卫生间的入口正对着洗手池,云轻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,洗手池上方巨大的镜面中映出了一个人的身影。

           那人一身英伦风格穿着,带着墨镜,表情平静地走了进来。

           感到有视线停留在身上,云轻抬起头,看见了镜中的男人。

           即使带了墨镜,看不见眼睛,脸庞的棱角也告诉了云轻这人是谁。

           冤家路窄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下意识低头,身子也弯了弯。对方的视线却并未挪开,他的步伐没有朝里间走去,而且上前几步,停在了云轻身边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装作没认出来,在烘手机下随意吹了吹,扭头朝外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身旁的男人一直盯着云轻的动作,他见云轻想离开,一个箭步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干什么?”云轻一边说一边从侧边绕着走:“我朋友还等着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手臂一横,男人阻挡了云轻的去路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游子扬,让开!”云轻吼了一声,用力去拨对方的手,没想到游子扬反手一握,手被捏在了他手中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装作不认识我。”指腹在云轻手心轻轻按着,游子扬摘下了墨镜,露出一双深褐色的眸子。

      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会遇上最不想看见的人,云轻的眉头拧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让我过去。”云轻用力抽回了手,掌心残留的温度让他觉得反胃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能在这里巧遇,说明我们有缘分。”接到云轻诧异的眼神,游子扬轻轻笑了起来:“昨天说那些话是我不对,受到刺激一时激动了。冷静下来后,我想我已经能平静的说一句’祝你幸福’了。实不相瞒,我也交了新的女朋友,昨晚确实没有资格对你说那些话,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不理会游子扬的话语,云轻冷下了脸,说:“你让我过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当然会让你过去,只不过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希望你能赏脸满足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云轻警惕地问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陪我走一走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敷衍道:“我朋友还在等我,下次再说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怕没有下次了,就现在,如何?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,只是走一走,散散步而已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游子扬的笑容柔和无比,嘴角泛起的温柔色泽,显得纯良又无害。

      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云轻认真看着游子扬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让我过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这算是拒绝吗?我的朋友也在等我,我们同他们说一声就行了。”游子扬的视线闪过危险的神采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同游子扬对视,放缓呼吸,心中思忖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选的棋牌室设于一家娱乐会所中,在这里两人相遇,或许是偶然,不过待在一起,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之前的态度似疯似狂,如今蓦然平静下来,十分诡异,云轻当即决定,如论如何都不能和这个人单独相处。

           侧过脸,云轻顿了顿,为难地说: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得到想要的答复,游子扬露出满意的神情:“那好,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不上厕所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过来洗手。不过刚才摸了你的手,我决定不洗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低语一句:“变态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不算太宽敞的走道上,云轻和游子扬并肩而行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以微不可见的程度朝一侧挪,渐渐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这么防着我吗?”游子扬脸上浮现受伤的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没有,走太近觉得热而已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往前走,云轻瞥见了微掩的房门,待得走的更近些,他猛然拉开房门,趁游子扬没反应过来之时,侧身钻了进去。

           身后响起了云清抱怨的声音:“哥哥,你怎么去那么久才回来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迅速把门反锁,说:“碰上了讨厌的人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周一低头玩着手机,随口问道:“谁啊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那双一向温润的眸子中划过犹豫之色,他含糊其辞地说:“你不认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别问了,谁没有几个讨厌的人啊。”云清剐了周一一眼,而后朝云轻挥手:“哥哥,快过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门外没有发出任何动静,云轻踌躇稍许,朝牌桌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虽然说好玩通宵,但在凌晨四点的时候,几人相继都支撑不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不行了,我困。”云清把牌一丢。

           周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眼皮耸拉了下去:“一样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也有些熬不住了。”白天在古氏企业学习,忙碌一整天,撑到现在,云轻倍感疲惫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散了吧,散了吧。”云清打着哈欠,起身朝外走去:“周一,我回家睡觉,醒了再联系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周一无辜地说:“那我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回酒店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没订酒店。”周一理所当然地说:“要是订了酒店,我还会叫你们来这里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就去我家吧。”云清嘟囔了一句:“你可真麻烦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说话间,云清走到了门口,她拉开房门,没料到门外会站着一个人,淬不及防被吓了一跳。

           听见妹妹的叫声,云轻下意识把目光转了过去,脸色瞬间一变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站在这干嘛,当门神啊?”云清认出了来人是谁,语气十分不好:“好狗不挡道,让开!”

           游子扬没说话,视线从云清脸上挪开,转到了云轻的身上。

           见他不动弹,云清不耐烦地伸手去推:“滚滚滚!”

           游子扬抓住云清的手,说:“我只是在等你哥哥而已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周一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,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。他凑到云轻身边,好奇地问:“他就是你说的讨厌的人?看上去人模狗样的,不像是个坏人啊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没什么关系,有过过节而已。”云轻并不想把让周一知道太多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来猜猜看,这几个小时他一直在门外等着对吧……”周一话说到一半,被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打断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扭头望去,竟然是云清扇了游子扬一巴掌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一肚子坏水,别以为我闻不出来你身上那股人渣味儿。”云清咬牙切齿。

           面颊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,游子扬视若无睹,平静的开口:“你哥哥和我是朋友,答应了朋友出去走一走,我在这等候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并未起身:“从我们遇见的地方走到这门口,不是已经走过了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相信游子扬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。

           上一世游子扬想达成的事情都如愿以偿,被发现后他才无比坦然,这一世云轻果断翻脸,如果他有所图,只能隐忍着,装出一副无害而又无辜的模样,默默靠近然后伏击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游子扬面露恍然之色:“这么说来,是我愚蠢了。不过我在这等候了许久,腿有些酸,不如让我进去坐一会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啊,你进去坐吧。” 云清不想再多看这人一眼,转头招呼着说:“困得要死,我们走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虽然好奇,但周一并没有把好奇心显露出来,他起身说:“云清,我去上个厕所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周一的朋友闻言也站了起来:“我和你一块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两人朝卫生间走去,游子扬对云清说:”云清,你对我可能存在误会,我们谈一谈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啊,你什么时候叫你亲戚来见我?”云清嘴角逸出笑容:“你亲戚明明知道那是个泡沫,还以和爸爸多年的交情做保证,引诱我家把钱投进去,你说你们安的是什么心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清之前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已经到了绝境,后来听顾芸芸说起,才知道因为自己的任性,差点把家里害的破产。如今见到与这件事有关系的人,自是不打算放过。

           游子扬淡淡一笑:“我们出去说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朝云清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别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云清装作没看见,头一扬,说:“走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游子扬带着云清一前一后离开,云轻担心会出事情,起身走过去,正欲开口阻止,倏然从背后伸出一只手,捂住了他的嘴。

           下一秒,棋牌室内归于寂静。

           片刻后,周一再度推开门,发现云轻和云清都不在,兀自疑惑:“怎么走了也不说一声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