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十四章
          刚立夏没多久,晚间的风仍是凉的。

           一行人在甲板上寒暄一番,陆续进入游轮内舱。

           沿着铺满厚厚地毯的楼梯而上,众人来到最上一层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挽着古弦,手心早已渗出了汗。

           来的人中有的是古弦的朋友,有的是朋友的朋友,这些人云轻一个都不认识。不,勉强算是认识一个。那个人叫白子轩,是古弦的深交,之前海岛上云轻在陷阱中待了五天后的那个电话,就是他打过来的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是个男人,但他有异装癖,是个伪娘。这场聚会是他筹办的,他的目的是借聚会的名义见一见古弦的老婆,想通过聚会让彼此熟悉一些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一直不情愿带老婆见人,白子轩更是好奇。他原本兴致高昂在游轮上等着古弦来,可在见到古弦身旁的那个人后,他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           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说不上来的不对劲。凭直觉来说,他认为眼前的人和自己一样是个男人,可是从外表上来看,对方没有哪一点不是女人的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清楚的察觉到白子轩的视线有意无意在自己身上掠过,那目光不怀好意。

           不只是白子轩,其他人的目光也若有似无的一直在打量自己,这更让云轻捏了一把汗。

           看出来云轻有些紧张,古弦凑过去,低声责怪道:“死人妖,你叫那么多人来做什么?这里面有的人,恐怕连你也不认识吧。我带我老婆给你见一见,不是让她过来被不认识的人像观赏猴子一样紧盯着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能闻到白子轩身上的香水味,凑近之后那浓浓的香气更是刺鼻,话一说完,他蹙起眉头把两人的距离拉了远些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人妖人妖的,叫的多难听。”对古弦的话做出选择性忽视,白子轩掩嘴笑着说:“说了叫我轩娘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不客气的送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接下这个眼神,回了个媚眼。而后他对在场的人说:“各位今晚都玩的高兴一点,随意一点,要是谁拘束了放不开了就是跟我轩娘过不去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今天轩娘做东,兄弟这不都捧场来了吗?”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率先应声:“轩娘你说想要热闹一些,兄弟我还特意多带了几个朋友过来,今晚互相认识一下,以后就都是朋友了!”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朝首先发话的男人抛了个埋怨的眼神,说:“谁跟你是兄弟?明明是姐妹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哈哈!是兄妹是兄妹!”那男人大声笑道。

           一有人开头,接下来起哄的声响就不绝如缕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气氛一下子火热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虽然白子轩说随意,可在场彼此间不认识的人也不会那么贸然。

           一群非富即贵的人分成了几拨,三三两两各自围在一起。若有想要结识的不相熟的人,才会去别处举杯递酒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是首富古源的儿子,在场的人即使没见过,也都有笼络的心思。听说他新婚不久,大家更是连连套上了近乎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对此不胜其烦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好无聊。”古弦不喜欢这种场合。

           以往这种必要的交际和应酬都是古源和古悦去做,他只是想朋友聚一聚,没想到起了排场,当下只想赶紧散场回家。若不是不想抹了白子轩的面子,古弦早就起身走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习惯就好了吧。”云轻不知该说什么。他很不适应所在的环境,虽然看上去安静又乖巧,实际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。

           深知言多必失的道理,自从进了船舱后,云轻一直很少说话,嘴角噙笑,努力扮出贤淑的模样。然而他不主动去认识别人,却有源源不断的人过来招惹他,出于礼貌云轻喝了不少酒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想,如果还有这种聚会,他一定找借口不再去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习惯不了,我不喜欢这些。”见白子轩得了空,古弦伸出手指勾了勾,把他叫了过来,说:“我原以为你会在娱乐会所定个包间,叫上相熟的几个朋友,所以现在这副局面算是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嬉皮笑脸,说:“这不是想让嫂子看看我家的游轮嘛,初次见面总不能太寒酸不是?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说:“这破游轮就算了吧。死人妖,我结婚虽然你没在场,但红包你是欠下了的,赶紧奉上,金额的多少代表你寒酸的程度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已经感到头有些晕,白子轩又走了过来。被他身上浓烈的香水味一熏,云轻感到胃里一阵翻腾,升起一股想要呕吐的欲/望。

           那种感觉随着白子轩待的时间越长就愈发强烈,一手捂嘴,云轻朝古弦挥手示意,终是忍不住起身奔向了洗手间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没接古弦的话,他的视线一直停在云轻的背影上。

           那个跑步的姿势,分明就是男人!白子轩眯起了眼睛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盯着我老婆看做什么?”古弦狐疑随着白子轩的视线也望了一眼,这时云轻已过转角,他什么也没看见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白子轩如梦初醒,打着哈哈说:“我怕嫂子不知道卫生间的具体位置,我过去给她带路,马上就回来,弦弦你等我!”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说完立刻追了上去,走前还不忘朝古弦抛去一个媚眼。

           卫生间确实很难找,云轻怕一开口就吐了出来,只好在宽管的船舱内四处寻找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嫂子,要是真不行了,你就趴在窗口,吐在江里吧。”白子轩追了上来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回头,眉头难受地拧了起来,他冲白子轩摇了摇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嫂子你就再坚持一下,我带你去卫生间。”白子轩挽起云轻的另一只胳膊,示意他小心滑倒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不管不顾的靠了过来,云轻的胃里翻腾的厉害,他强忍住呕吐的冲动,思想完全集中不了。直到他进入了卫生间,脑中紧绷的那根弦才终于断了开来。

           冲向马桶,云轻大吐特吐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站在一边冷眼旁观,云轻弯下身子,他轻易看见了胸前的胸垫。

           胸再平也不可能会平成这样,要是能摸一下他下面就好了,白子轩基本已经确定云轻是男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 胃里的东西尽数倒腾了出去,云轻这才感到好受许多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递上纸巾,问:“好点了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接过,声音有气无力:“好多了,谢谢你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不客气,我扶你起来吧。”白子轩作势要去扶他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虽然把力气都用在呕吐上了,但站起来的力气还是有的。礼貌的拒绝,云轻不想白子轩再次碰到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看你脚步都虚软了,还是不要勉强了,万一等会你滑倒,弦弦会怪我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没事的,我可能还没吐干净,想再在这里待一会。你是主人,那边不能缺你,还是快过去陪别人吧。”按下冲水键,云轻直起身体,十分勉强地站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先过去了。”白子轩若有所思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踏出卫生间的门,把门合上,却没有着急离开。隐藏在一旁,他静静等待。

           听见门被关上的轻响,云轻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知道白子轩看自己的目光很不正常,他不敢和对方单独待在一起。

           整理好略显凌乱的衣服和头发,收拾好心情,云轻的手放在了门把手上。听见响动,白子轩猛地冲了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毫无准备,白子轩一把拉开门,生生撞了过来。淬不及防,云轻被撞倒,跌在了地上。白子轩压了上去,两人倒在了一起。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满脸慌张,想要站起来却越急越慌,在他慌乱动作的掩盖下,手有意碰触到了云轻的胯/下。

           得逞之后,白子轩爬了起来,忙拉云轻起身,嘴里忙不迭的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很急,以为你离开了,以为里面没有人,真的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对不起!”

           白子轩语无伦次的话语配上他慌张的动作,看上去像是真的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云轻不想和他接触,一时也手忙脚乱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既然你还在这里,我去旁边将就一下好了。“白子轩连连道歉,后退着走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心剧烈地跳动,云轻知道刚才在慌乱中被碰到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他不会发现了什么端倪吧?云轻不安的猜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