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t id="QJZXUMOC"></dt>



    1.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十三章
          惊险刚刚过去,古弦就接到了云清的电话,事情简直不能更糟糕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好在云清以自己的身份和古弦交谈,两人相谈甚欢,甚至还在通话中定下了见面的时间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家的主宅很大,住的人却不多,除了打扫的阿姨和面无表情的管家外,云轻就没见着别的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 莫名的觉得有些空旷。

           来到书房,云轻的手指在书架上拂过,细长白皙的关节微微弯曲,最终手指停在了其中一本书上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家的书房藏有很多市面上少见的珍贵书籍,云轻觉得很多都有值得一看的必要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手捧一本书,也在悠闲的享受美好的下午,毛球趴在他的腿上睡的沉沉。

           两人不在同一个房间内,却做着同一件事。

       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云轻在书房待了一个下午。

           沉浸在文字中,突然响起的一声猫叫把云轻吓了一跳。

           下意识回头,一团软和的生物立刻钻进了怀里,随之响起的是古弦的声音:“老婆,到饭点了,我好饿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曾经和游子扬在一起的时候,每天都是云轻做饭,听见古弦这句话,云轻不禁条件反射开口:“好,你等会,我马上就去做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闻言一愣,而后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,说:“我来叫你一起过去吃饭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好。”云轻把书塞回书架,抱着毛球起了身。

           一到饭桌上毛球就精神了,乖乖坐在云轻腿上,直勾勾望进他的碗里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夹起一块肉毛球就一直盯着那块肉看,注意力特别集中,云轻只好把准备送进嘴里的肉丢进了它的嘴里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起身拿了个小碗,打算给毛球单独盛些肉,一转身就看见古弦用筷子另一头敲了一下毛球的头,口中还念念有词:“竟然抢我老婆的肉吃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毛球不满的叫了一声,古弦挑眉说了一句“你还有怨言?”后用筷子不停戳着毛球的身体。

           大猫连躲闪都嫌浪费力气,一动不动,待在原地一边被戳一边发出埋怨的叫声。

           眼前的场景教云轻不禁笑出了声。

           夹了几块肉放在小碗里,毛球高兴的叫唤了一声,一跃而上,把头埋在碗里,卖力吃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一看见吃的,它好像浑身充满了力气一样。”云轻回到桌上,执起筷子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它是把力气都用在吃肉上面了。你看它那满身的肉,做一顿火锅还有多。”古弦嫌弃地睨了毛球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 大猫回头冲古弦不满的叫了一声,仿佛是在抗议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毛球,你说不养一身的肉,冬天怎么给主人当暖炉呢?”云轻也开起了玩笑。

           气氛融洽,就像是普通的一家三口一样。因为一只大猫,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的改变着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做成火锅,还能暖胃。好,就这么定了,毛球你继续胖下去吧,等到你肥到想动也动不了的时候,就把你做成火锅。”古弦又用筷子敲了一下大猫的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毛球,你快反驳他,说暖炉是长久保暖,火锅保暖连一天都撑不过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猫咪饱食餍足,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,对主人的谈论视若无睹,一步一步踱着步伐,给两人留下了一个肥硕的背影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你替它说话,它根本不领情,这种没良心的小东西用不着对它好。”撤下一脸嫌弃,古弦挑了挑眉,嘴角弯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:“我是你老公,你都不夹肉给我吃,难道我还不如那毛茸茸的一团吗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嘛,我以后一定先想着老公。”宛若被提醒,云轻带着些微愧疚给古弦夹了肉。

           沉溺在温馨中,云轻感觉仿佛回到了从前,只不过对面的男人换了一个而已,等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像是投入到了妻子这个角色中后,脸色不由得变了变。

           自认在上次许立的事后,可以做到轻松应付古弦,然而用了最熟悉的方式去对待眼前的人,云轻也是没想到。

           就在云轻心中百转千回的时候,古弦凑了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以后也要对我这么好——”古弦把头埋在云轻肩窝里,手自背后绕过停在腰间。拖长的音调,就像是乞怜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 云轻的手里拿着筷子,脑海还处于快速旋转中,古弦突然抱住他,大脑顿时当机,筷子也从徒然僵硬的指缝中滑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听见清脆一声响,古弦瞥了一眼地上的筷子,旋即察觉到了怀中人的反常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古弦狐疑地抬起头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。”云轻被吓了一跳后立即反应了过来,他轻轻推开古弦,捡起筷子,一脸心有余悸:“给你夹肉的时候,鬼使神差回忆起了一个鬼故事,那个故事很恐怖,结果你忽然凑过来……吓了我一跳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哦?”古弦颇有兴致:“什么鬼故事,说来听听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云轻绞尽脑汁,在看过的鬼故事里面搜寻出一个:“有一个男人,他身边发生了一些奇怪又恐怖的事情,某天他碰上了一个游历四方的道士,道士说他不小心惹到了一个女鬼,那女鬼把命魂附在他身上,让命魂渐渐融入他体内,打算夺取他身体的主权,那个男人虽然害怕,为了保命也只能逼女鬼现身,之后……之后的情节各种惊险吓人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的笑容渐渐凝固起来,他垂下眼睑,一言不发,静静听完。

           见对方没什么反应,云轻小心翼翼开口轻唤一声:“老公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古弦应了一声,抬眼,把视线放在云轻脸上,说:“这个鬼故事一点也不恐怖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说的太枯燥了,其实这个故事的剧情还没完,最后的结果让人出乎意料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哦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是有人想要害那个男人,设下陷阱让他惹上女鬼,也是那个人教女鬼命魂的办法……故事想表达最恐怖的其实是人心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人心?”古弦不为所动,挑了挑眉,淡淡地开口:“那么故事的最后,一切的始作俑者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对。”云轻点头,说:“那个人想要的都落了空,不仅如此,他还失去了一切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我想要的,才不会落空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眼底蓦然浮现一抹凌厉,然而下一秒他就收拾好眼中的情绪,露出了往常的笑容:“这个故事升华的主题,老婆不觉得太烂大街了吗?现在随便什么故事都爱扯上人心和人性,其实应该传播和颂扬的是真善美吧……连鬼故事都想描绘人心的黑暗,实在是太无聊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无聊吗?给我的印象很深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既然是鬼故事,吸引人看的就是寒气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的情节了,男主和女鬼和谁争夺了身体的主权这是精彩部分,故事在最精彩的地方之后落幕才最叫人回味无穷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不过故事的作者可能只是想写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结局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这个结局反而喧宾夺主,会让人忽视掉故事里最精彩的那部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认为你说的最精彩的部分,只是故事的一个过程,引出隐情,□□迭起,才有了最后的结局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鬼故事精彩之处不正是制造出的恐怖气氛吗?让人心惊肉跳,毛骨悚然,夜晚里悬着心睡不好觉,在看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脱离不了阴森的氛围。如果被某一点掩盖住了这种光芒,别人都去回味那一点了,最精彩的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作者可能不是想写一个单纯的鬼故事,他提出人心,是想引发看客的深思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老婆,我没感受到恐怖并不是你说的枯燥,你说了前因后果,却没有说那些真正让人害怕的情节。我想听的是鬼故事,而不是无趣的人性说教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看的时间太久,我确实想不起来太细的情节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所以不恐怖嘛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既然不恐怖,那我刚才过来,又怎么会被吓到?难道说她并不是在回忆这个鬼故事?

           只是一个拥抱而已,就吓得全身僵住,若不是自己过于可怕的话,就必定是眼前人心里藏有什么秘密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古弦心中藏匿疑惑。

           不知为何,云轻竟然认同了古弦的观点,他吃惊的发现古弦三言两语就说服了自己,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         晚饭过后,阿姨收拾桌子,毛球继续打盹积攒脂肪,古弦一直在通话,云轻则待在房里精心准备。

           夜晚,夜色正好,华灯烁烁,对于很多人来说,夜生活正式开始。

           已入夏,江中的夜晚不再是江水在默默无闻,游轮行驶的痕迹,激起了水花的热情。

           一辆豪华游轮上,灯火通明,聚在甲板上的一行人,笑声连连。